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的野心与尴尬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的野心与尴尬》

就在一汽夏利财报发布的前一周,一则有关博郡汽车“边申请5亿融资边研究破产法案”的消息在网上盛传。

文/ 夏治斌

4月9日,刚完成更名不久的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000927.SZ,以下简称“一汽夏利”)发布了2019年年报。

数据显示,一汽夏利2019年实现营收4.29亿元,同比减少61.85%;净利润-14.81亿元,同比下降4068.3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5.61亿元,同比下降23.57%。2019年末,公司净资产为-13.9亿元,同比下降1585.65%。

而就在一汽夏利财报发布的前一周,一则有关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郡汽车”)“边申请5亿融资边研究破产法案”的消息在网上盛传。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便有投资者向一汽夏利董秘提问道:“一汽夏利重大资产重组对手方博郡汽车是否正在向天津市政府申请融资的同时也在准备着破产?请问天津市政府会花国家和纳税人的钱来支持天津博郡这个民营企业吗?”

不过,对于此问题,4月9日,一汽夏利董秘并没有直面问题,仅回复投资者称,公司与博郡汽车的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工作尚在积极推进中。

针对上述消环球信息报息的真实性,《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次拨打博郡汽车官方客服热线,但上述号码已不提供服务。随后记者多次拨打一汽夏利董秘电话,但也始终无人接听。

“缺钱”的博郡汽车

//

天眼查显示,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8月,注册资本1.38亿元,经营范围涵盖了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研发、制造、销售、技术服务、技术转让、技术咨询;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国家限定企业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和技术除外)。

与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等互联网出身的创始人不同,黄希鸣曾就职于福特、通用等大型汽车公司10余年,致力于车型和整车性能开发、底盘设计、调校等领域,有着丰富的行业从业经历。

众所周知,造车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梳理博郡汽车的融资历程可发现,自其诞生以来,频频获得地方政府的青睐,这其中包括南京、淮安、上海三个地方政府。

受地方政府青睐的同时,作为投资回报,博郡汽车先后在南京、淮安、上海投资建厂。具体来看,在成立之年,博郡汽车便宣布将投资100亿元,在南京浦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两期项目建成后总产能将达到30万辆。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的野心与尴尬》

2017年7月,博郡汽车旗下投资公司思迅新能源落户淮安高新区,项目总投资额约50亿元人民币,一期投资约为20亿元,工厂建成之后可年产10万辆新能源汽车。

2018年11月,博郡汽车再次宣布将与上海临港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临港产业区公司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在临港产业区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总投资规模约35亿元。

毫无疑问,多地投资建厂势必会耗费博郡汽车大量的资金。博郡汽车的资金短板也开始显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南京博郡的总资产约5.5亿元,净资产为0.57亿元;2018年度营业收入为0.57亿元,净利润为-4.79亿元。

至此,多米诺骨牌效应出现,2019年5月,博郡汽车被曝出取消员工2018年年终奖,虽然博郡汽车方面对此事予以否认。但在今年1月份,来自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斗星通”)的《关于2019年度业绩预告暨商誉及资产减值风险提示性公告》,还是将博郡汽车的资金问题摊到明面上。

公告内容显示,博郡汽车应收账款减值约617万元,由于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目前均处于停工状态,所欠北斗星通应收账款从2019年7月开始逾期,屡次未按照约定回款,从博郡汽车的经营状况判断,回款可能性很小,北斗星通已对其所欠应收账款计提了减值准备。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的野心与尴尬》

而后今年3月上旬,一份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下发的《关于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在网上盛传,因公司股东方博郡汽车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到位,导致运营资金延迟到位,故全体员工当月工资延期发放。

除去身陷欠薪泥潭外,博郡汽车的高层架构开始动荡,有数位高管先后离职。这其中包括,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离职,加盟奇瑞汽车EXEED星途品牌;博郡汽车市场传播总裁张震离职;博郡002号员工、营销副总裁张天离职。

天眼查信息显示,成立至今,博郡汽车共进行了6轮融资,除了在2019年6月,公布了由浦口高投、园兴投资、银鞍资本等投资的25亿元外,其余5次的具体融资数额均未对外披露。

彼时有报道称,博郡最新一次的25亿元融资并未完全到位。对此,当时博郡汽车相关负责人回复记者称,本轮融资实际落实情况良好,投资资金也在按照相关协议的规定陆续到位。截至目前,博郡汽车再未有融资的进展公布,25亿元到账情况成谜。

“尴尬”的一汽夏利

//

众所周知,于造车新势力而言,获得造车生产资质,是入局造车业首要解决的问题之一。为此,博郡汽车选择“牵手”一汽夏利,在天津合资成立了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博郡”),并于2019年11月20日取得了营业执照。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的野心与尴尬》

资料显示,在上述合作中,博郡汽车以20.34亿元现金出资,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双方各持股80.1%、19.9%。

根据此前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双方签订的《股东协议》的约定,在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博郡要完成首期缴付出资10亿元,剩余缴付出资的10.344亿元则需在6个月内完成缴付。

一汽夏利1月14日公布的《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情况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月13日,博郡汽车以货币方式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00万元,其他注资资金仍在审批流程中。

对于天津博郡成立后的生产计划和安排,一汽夏利方面称,主要生产博郡汽车研发的新能源车型。合资公司设立后将立即引入并生产博郡汽车开发的两款新能源产品——iV6和iE3车型。

而iV6便是博郡汽车的首款量产车,已经在2019年上海国际车展上开启预售,并计划于2020年一季度开始交付。不过,截至目前,博郡汽车没有任何的量产、交付信息。博郡汽车相关负责人此前告诉记者,博郡iV6的上市计划没有变化,博郡将努力确保2020年上半年实现首款车型的预售、并实现交付。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的野心与尴尬》

今年3月12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企业名称和法人代表完成变更,企业名称变更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HUANG XIMING”。

当前一汽夏利的状况并不乐观。4月9日,在发布年报的同时,一汽夏利发布公告,因公司2019年期末净资产为-13.9亿元,公司股票交易自4月10日起将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将由“一汽夏利”变更为“*ST夏利”,4月9日停牌一天,4月10日复牌。

3月12日,蓝鲸财经报道称,黄希鸣正在努力找钱,苦守天津政府两周,希望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但能否获得天津政府的出手相助,目前来看还是未知数。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曾向记者表示,今年对新势力来说,融资的话难度比较大。目前,地方政府对融资也越来越谨慎,且对车企量产化有更高的要求。


文章来源:http://www.qctsw.com/article/articlecontent/22230.html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